文/ 簡于庭 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