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招募

105 臺北市松山區光復南路一號二樓之一

T:+886 2 2742-3968

INFO

© 2019 by Taipei Art Economy Research Centre

產業藝術經濟力:柏林藝術周

November 1, 2012

(摘自「藝術經濟學論述之基礎研究──從德國藝術經濟力之崛起探討台灣藝術經濟力的未來」)


秋季向來都是柏林藝術圈的重要季節,除了幾場大型藝術博覽會之外,以多間畫廊同步舉行開幕酒會為主軸的「藝術之秋(Kunstherbst)」也同樣是這個時節的重頭戲之一,而柏林藝術周便是在這樣的基本架構之下,再納入更多公、私部門的藝術組織 ── 美術館、藝術院校、藏家以及藝術家團體等等,將大大小小的展覽、講座和活動打成一包,不但方便資源的統籌、運用,更可以集中宣傳效果,進一步達到行銷城市、促進觀光並活絡整體藝術產業發展的目標。以「柏林當代藝術博覽會 (art berlin contemporary) 」和「預覽柏林 (Preview Berlin Art Fair) 」兩場展覽為主軸,結合市區內包括柏林藝術學院、柏林現代藝廊、 C/O柏林、柏林世界文化中心、柏林藝術工廠當代藝術中心、 國家藝廊、國家藝廊之友、新柏林藝術協會 以及視覺藝術新聯盟[1]共九間當代藝術組織,再加上柏林當地上百間畫廊的開幕串連[2],這是一場以城市為主軸,為期六天的藝術派對,吸引了國內外眾多藝術愛好者前來共襄盛舉。

以下就產業藝術經濟力個案單位─柏林藝術周,進行經濟力結構分析,分別從「資源稟賦」、「資源整合」和「效益動力」三項涵義切入。

 

 

1. 資源稟賦

 

(1) 產業政策面

柏林的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政策

德國聯邦政府經濟科技部2009年出版的研究報告《從總體經濟觀點看德國文創經濟Gesamtwirtschaftliche Perspektiven der Kultur- und Kreativwirtschaft in Deutschland》,將德國目前文化創意相關行業歸納成以下幾個次產業:音樂產業、圖書市場、藝術市場、電影產業、廣電產業、表演藝術市場、設計產業、建築市場、新聞報導市場、廣告市場以及軟體/遊戲產業[3]。

柏林為德國首都及最大城,共有340萬人口,同時亦是文化、政治、媒體和科學中心。主要產業為服務業,包含類型廣泛的創意產業、傳媒業及會議場地服務業。此外,其餘重要產業尚有資通訊 (ICT)、運輸、物流、健康、生物科技、能源及環境科技等等。在柏林,文化和創意產業間並未被明確劃分,兩詞常被交替使用。文化和創意產業這兩個詞分別涵蓋了所有文創相關企業,這些企業多為利益導向並處理文化/創意商品和服務的創造、生產及中間分配流程。在創意產業工作的人口約占全體的10.3%,創意產業的相關企業則佔全體企業的18.3%。從地理上來說,柏林是個河流流經的內陸城市,森林、公園、庭園、河流和湖泊占了城市約1/3的面積。

在柏林,專責機構和經濟部門在文創產業策略(CI strategies)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柏林市政府經濟部就此領域和督導委員會(steering committee)密切合作,兩者共同主導並規劃整個城市的創意產業政策,此委員會作為專責機構,有為市政府有提供咨詢及政策建議的責任。而在行政部分,文創產業群聚之管理及政策執行由市政府的「未來計畫(Projekt Zukunft)」負責統籌,此組織作為委員會的辦公處且直接隸屬於市政府經濟部,也就是在資訊傳播、傳媒及創意產業部門內。上述的督導委員會由經濟部官員領導並形成一個跨部門、跨領域的組織,委員會由25人組成,成員分別來自市政府的四個部門(經濟、文化、都市和研究/教育)以及重要的文創企業[4]。

 

(2) 產業經濟面

A. 歐盟發展基金( EU development funds)

自2008年起,政府文化局利用歐盟結構基金,計畫將柏林發展成為文化觀光、中介及創意產業的重鎮。而到2013年止,透過歐洲區域開發基金(ERDF)與歐洲社會基金(ESF),柏林一共獲得了約5千5百萬歐元的配額。歐盟制定的資金法規一般規定國家間的共同籌資只可達百分之五十,因此計劃的投資人須借助額外的管道以獲取同等金額的資金。

 

B. 創業服務的”軟實力”

創意輔導中心(Kreativ Coaching Center, KCC) ── KKC是一間總部創設於柏林的諮詢暨技術中心,專為年輕的創意產業公司與創業者所服務。該單位於2008年3月成立,並在年輕企業家創建公司的初創、成長、結構調整三個階段提供資助式的輔導(subsidized coaching)。輔導項目包括了企業個體或個人的諮詢服務、市場營銷、融資、生產、營運控制與策略。KCC與各種不同領域的企業管理專家合作,為各個前來諮詢的文創公司提供專屬指導,相關作法如下:

 

B-1. 支援網絡和產業的國際化 刺激商業部門的需求

「未來計畫(Projekt Zukunft)」是一個由柏林聯邦州政府發起的計畫,由經濟部、資通訊和文創產業負責監督,「未來計畫」提供資通訊和文創產業建立與科學、政治以及行政單位的聯繫管道。創意城市柏林(www.creative-city-berlin.de)是文化部門和柏林創意產業的中央樞紐,同時也是一個展示平台和聯繫點。

 

B-2. 培訓和諮詢服務

柏林藝術大學職業與跨域中心(The Career & Transfer Service Center of the University of the Arts Berlin, CTC) ── CTC創立於2001年,是德國首間針對藝術大學設置的職涯中心,並特別關注、支持文創領域的創業行動。CTC為柏林四所藝術院校的學生和畢業生(柏林藝術大學、柏林設計藝術大學、漢斯‧艾斯勒音樂學院以及布希戲劇學院[5])提供資訊與諮詢服務,並幫助專職藝術家提升他們個人、社交與方法學上的競爭力。諮詢單位與工作坊則主要提供有關就業市場前景、業務創設、自由業以及職場入門的資訊,其中甚至還涵蓋了包括市場營銷、融資、公眾支持、職業技巧、專利法與商標法、專職藝術家與手工藝家的社會保障、稅收、合約與談判溝通、表達技巧等五花八門的內容。自CTC成立以來,已經有超過4,000名以上的藝術家參加了該單位所舉辦的380多場工作坊。

 

B-3. 營銷計畫

柏林參議院願意在文創產業人士自組網絡的條件下,支持該產業的聚合及網絡營銷(collective and network marketing),其目的在於支持柏林的小型以及中小型企業開闢新市場。以柏林為據點的中小型企業可以結合其他公司,以組織或執行共同計畫的名義申請補助。這個策略也可以強化營銷結構的發展與運作,讓個別網絡單位得以接觸更為廣泛的目標族群,以及更為專業的相關技術。若是能夠成功提升相應的市場潛力並產生新的營收,即顯示這將得以穩定創業者的財務,同時也為進一步的文化生產奠定基礎。

 

C. 中小企業商業強化 企業的金融支持[6]

目的在提升創意產業之企業經營實力和國際化程度的公眾支持,以創意產業政策作為中小企業(SME)政策的延伸,支持城市的商業強化,相關作法如下:

 

C-1. 創業補助款與小額信貸計劃

小額信貸 ── 計畫在沒有申請人銀行介入的情況下,將長期融資提供給中小型企業;提供金錢給創辦人。在簡化的申請流程中,貸款可高達2萬5千歐元。

 

C-2. 創投基金

創意產業的創投基金 ── 柏林文化創意創投基金(VC Fonds Kreativwirtschaft Berlin)的目標在於透過提供資金,強化位於柏林的中小型創意產業的基礎競爭力。該資金主要目的是希望資助創新產品及服務的研發和生產過程。該基金已執行於以下幾個領域:電影、廣播、電視、出版、音樂、娛樂、廣告、時尚、設計、建築、多媒體、遊戲、軟體、藝術與文化。

 

C-3. 國際化的支持

在跨區域以及國際市場的展售 ── 其目標在於支持柏林的中小企業開拓新市場,而以柏林為據點的中小型企業可以結合其他公司,以組織或執行共同計畫的名義申請補助。此舉背後的主因是由於柏林當地對文創產品、服務的購買力和需求,還不足以確保各公司未來的成長;而相關產業調查亦持續顯示,業界對於集體展售攤位和國外展出有極大的興趣。近幾年來,政府大力推動針對文創產業的共用展位計畫,並設有專門的補助方案;而由柏林中小企業們代表參加的國際展售會,不但是某種產業活力的體現,亦不乏為許多政治人物的舞台。

 

D. 增強市場的需求力

為加強文化行銷而做的市場系統調查 ── 文化部結合柏林旅遊行銷有限公司(Berlin Tourismus Marketing GmbH),發起了一個獨特的市場研究計畫,旨在分析各文化機構參訪人員的來源、興趣以及行為。該研究成果為增強市場需求提供了許多有效的方法,包含機構關注議題之調整以及行銷策略之擬定等。該研究計畫最初由七大機構自2008年開始共同主持,後來也陸續開放私人或非盈利機構之參與。

 

(3) 產業環境面

A. 博物館與美術館群聚[7]

在數十年來一連串的文化動盪之下,煥然一新的柏林成為當代創新藝術家心目中的首選。目前有超過400間畫廊設立於此,展出約7,000名視覺藝術家的作品。藉由創立諸如柏林當代藝術博覽會(ABC)和畫廊週末(Gallery Weekend)等高知名度的藝文盛事,柏林在國際藝術舞台上獲得了一席之地,並吸引無數國外藝術家地前來。再加上超過200間的博物館及其他展覽空間,柏林創造了一個豐富的當代藝術文化中心,並確立其在藝術歷史里程碑中屹立不搖的地位。

而為了鞏固並強化這樣的國際地位,柏林當局建立了完善的文化產業建設,其中包含提供給視覺藝術家的獎學金、資金補助計畫,及不定期與展覽的共同籌資。藉由柏林當局、德國聯邦政府和聯邦各州的資助,一些在柏林國立博物館(柏林博物館島、繪畫美術館和新國家藝廊)管理,並獲得普魯士文化遺產基金會贊助之下的博物館成為了柏林藝術與歷史的重心,而一旁則是州立博物館(包括柏林城市博物館、德國科技博物館和呂克博物館)及由該城市經營的文化機構(區域性博物館及市立畫廊)。

這些在柏林布蘭登堡宮廷園林基金會(the Prussian Palaces and Gardens Foundation Berlin-Brandenburg)所管理下的機構,獲得了柏林與布蘭登堡政府及聯邦州政府的資助。一些國際知名的藝術機構像是柏林現代畫廊(Berlinische Galerie)、漢堡車站現代美術館(Hamburger Bahnhof Museum for Contemporary Art)、柏林藝術工場當代藝術中心(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 新柏林藝術協會(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 NBK)、 新視覺藝術協會(Neue Gesellschaft für Bildende Kunst, NGBK)以及完善的藝術空間共同帶動了柏林豐富而充滿活力的藝術圈。除了資金補助外,對於市內日趨增多的私人博物館,政府文化局也提供專業諮詢與市場行銷的服務。文化局一連串的措施,在文化機構、嘉年華以及計畫在柏林開設據點和展覽平台的海內外藝術機構中產生了極大利益。

 

B. 柏林工作室企劃:產業聚落基地

柏林工作室企劃(Berlin Atelier Program) ── 此支持計畫由文化局[8]提案,旨在提供藝術家在城市中負擔得起的空間。目前,此計畫有超過830個工作室和藝術家公寓。這些空間皆有補助,房租固定且用於專門目的,工作室房租補助在柏林已行之有年[9]。柏林貝塔屋共同工作室(Betahaus Coworking Berlin) ── 貝塔屋提供知識和創意型工作者共一千平方公尺的彈性工作空間。此外,亦以合理價格出租設備齊全的辦公桌(而非空工作室)。為符合自由工作者和微型企業家的需求,辦公桌開放以不同時間為單位承租(日、周、月、或套裝方案),除了提供無線網路、印表機和掃描機等設備外,也提供如個人置物櫃、信箱、房屋鑰匙及會議室等其他服務項目。這是一個融合了咖啡館的悠閒氛圍又適合全神專注工作的絕佳環境[10]。

 

C. 柏林文創產業外交支持概念計畫[11]

在文創領域上,柏林政府明確表現對國際合作和關係的重視。柏林市積極參與數個重要網絡(「歐洲文化之都」、「歐洲城市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波羅的海都會網」、「亞太周」、「歐盟首都聯盟」、「文化首都」等),和全球各地的姐妹市(如巴黎、洛杉磯、墨西哥市、東京、布宜諾斯艾利斯等)維持緊密關係,並藉由歐盟計畫(如「創意都市」、「資訊通訊或新媒體產業之區域經濟發展」、「戲劇改善教育標準能力」、「創新暨挑戰啟發區域創作者及展露社會力量」)。早在2005年時,柏林即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創意城市網絡(Creative Cities Network)」的首座歐洲城市,並獲得設計之都的稱號。此外,亦有許多網絡、平台或協會層級的國際合作在進行。在這裡,重點主要聚焦在商業導向的合作、媒合及國外市場的開拓。此外,尚有名為「2009-2013柏林文創產業外交支持概念(Foreign Affairs Support Concept for Berlin’s CI 2009-2013)」的計畫,目的在於規劃各文創區塊的所有國際交流活動、國際化因應手段、提出特定的建議並採取必要之行動。

 

D. 柏林與巴黎的畫廊交流計畫

畫廊交流的想法來自於法國駐柏林大使館,2009年1月至2月間,巴黎和柏林進行第一次的畫廊交流計畫。有13家巴黎畫廊受邀至柏林參訪11家畫廊,而2月時則換柏林畫廊前往巴黎。交流計畫持續至2010年1月,兩城市共計各有14間畫廊參與。在第二次的計畫中,參與者展開了新的交流內容,部分畫廊甚至建立了特別的合作關係。此外,2010年的計畫更透過「法國畫廊1900-2000」加入了藝術史領域的交流。巴黎達達主義運動發起者-畫家弗朗西斯·畢卡比亞(Francis Picabia)的作品也在柏林邁赫迪朱阿克瑞畫廊(Berlin gallery of Mehdi Chouakri)展出。

 

E. 「be Berlin」城市運動 將城市推向海外

柏林參議院於2008年春天開始提倡名為「be Berlin」的城市運動,此巡迴世界的城市宣傳活動在第一站即抵達美國紐約,於「紐約的柏林日(Berlin Days in New York)」中大肆展現柏林的城市魅力,其間包含了為期三天的各種活動 ── 藉由邀請城市中最頂尖的設計師、電影製作人、音樂家以及藝術家前來共襄盛舉,柏林向紐約客驕傲地展現她20年來自由、改變以及充滿創意的城市精神。「be Berlin」將接著在2009年陸續巡迴伊斯坦堡、哥本哈根以及布魯塞爾。此外,2008年柏林聯邦州政府發起一個為期兩年的專案基金,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文化教育,撥入每年高達200萬歐元的初始配額。該基金希望藉由針對兒童和青少年教育計畫提供的補助,誘導文化行動者與學校等教育單位攜手合作。該計劃有助於兒童及青少年理解文化的生產(production)及接收(reception)過程,並進一步喚醒他們未來對於文化事業的興趣。此外,兒童及青少年這種「文化社會化(cultural socialisation)」的過程也會為文創產業的產品帶來不少影響,像是音樂、電影、遊戲等產業領域。而由於此目標群體能為創意產業帶來頗為可觀的效益,此專案基金亦可說是在產業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2. 資源整合

柏林是個充滿可能性的城市,截然不同地文化在此相互碰撞,並激盪出許多精采的火花,然而當地的藝術市場卻始終不若藝術創作一般充滿活力。自1996年創辦的「柏林藝術論壇博覽會(Art Forum Berlin)」在2011年黯然退場後[12],由「經濟、科技及研究部」(Senatsverwaltung für Wirtschaft, Technologie und Forschung)和「文化聯邦州務秘書處(Staatssekretär für Kultur)」的聯手推動下,首屆「柏林藝術周(Berlin Art Week)」於2012年初次登場。

 

柏林文化計畫有限公司(Kulturprojekte Berlin GmbH)

「柏林藝術周」整體活動由公部門創設的[13]非營利組織「柏林文化計畫有限公司(Kulturprojekte Berlin GmbH)」負責籌備、執行。事實上,這間隸屬於城市的非營利公司,主要負責柏林相關的文化企劃案,例如柏林藝術週、柏林音樂周(Berlin Music Week)及博物館之夜(Lange Nacht der Museen)。柏林文化計畫有限公司成立於2006年,由「文化活動籌備有限公司(Kulturveranstaltungs Ltd., BKV)」和「博物館教育服務(Berlins Museumspädagogischer Dienst, MD)兩個單位整併而成[14],隸屬於市政府之下,但經費來自文化聯邦州務秘書處。該公司主要負責藝文活動、節慶的籌備與推廣,並在各個政府部門、公私立機構和民間團體中扮演協調、仲介者的角色,除此之外,他們也和市內許多博物館有密切的合作關係,負責發展文化或藝術相關的教育計畫。除了柏林藝術周外,過去的博物館之夜、劇場之夜(Lange Nacht der Opern und Theater)、柏林音樂周、以及和莫斯科的雙城計畫(Berlin - Moscow)等等,也都是由其負責規劃與執行。以下就產業藝術經濟力個案單位─柏林藝術周,進行智慧資本與績效評估分析,分別從「結構資本」、「財務資本」、「關係資本」和「人力資本」四項涵義切入。

 

(1) 結構資本

柏林文化計畫有限公司架構包含管理部門、活動部門、公關通訊部門、文化教育部門、行政部門、科技部門,以及三個長期的活動計畫部門[15]。柏林藝術周在2012年仍是以專案計畫的臨時編制方式存在於公司組織之中,並和上述各個藝術相關組織維持著密切的合作關係。

 

(2) 財務資本

據了解,2012柏林藝術周的計畫預算約25萬歐元(折合大約925萬台幣),預計2013年將擴充至75萬歐元左右。由於參與的各個藝文單位本身皆擁有獨立的預算和資金來源,這筆由政府提供的資金,大部分用於整體活動之廣告、宣傳以及其餘的延伸業務[16]。除了政府外,歐洲區域發展基金會(Europäischer Fonds für regionale Entwicklung, EFRE)和明日柏林計畫(Projekt Zukunft)亦提供了部分的資金贊助[17]。

 

(3) 人力資本

在人力資源方面,整個公司固定編制約50人,在旺季也就是七到九月時,為執行音樂週、藝術週以及博物館之夜等專案,含約聘員工編制將擴大約120~150人,但在淡季,比如說十一月時,則縮減為90 人。柏林藝術周籌備期間(約5~9月),則於公司內機動性組成3~4人專案小組,負責網路和媒體宣傳、資源整合如接送服務、以及售票團隊等。

 

(4) 關係資本

在合作單位的部份,藍吉亞汽車柏林分公司(LANCIA Niederlassung Berlin)、柏林威斯汀大酒店(The Westin Grand Berlin)、庫夫斯騰達姆翰考克酒店(Hecker's Hotel Kurfürstendamm)以及柏林GLS語言中心(GLS Sprachenzentrum Berlin)等單位,也都和柏林藝術周有不同方式的合作關係。

 

 

3. 效益動力

為了解產業藝術經濟力結構影響因素,本章節採用總體經濟項目與產業群聚效益進行交叉分析,並就「加值性產業活動」項目中,運用最小平方法(Ordinal Least Squares, OLS),選擇「城市GDP」、「城市年度觀光產值」、「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3個變數,進行迴歸分析,研究結果分述如下:

 

(1) 產業群聚效益

繼柏林音樂周(Berlin Music Week)、柏林時尚周(Berlin Fashion Week)以及柏林設計周(DMY Berlin)後,柏林藝術周的推出,無疑再度向世人證明了這個歐洲大城豐沛而多元的藝術能量。現今的柏林藝術中心正如1920年代般蓬勃發展。回顧過去的歷史,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威瑪共和國的藝術家們已經被德國這種充滿矛盾與反差的城市生活所強烈吸引。那時的柏林和現在一樣是個藝術文化的重鎮,新機能主義、柏林分離派運動及馬克斯.貝克曼 (Max Beckmann)、 洛維斯.科林特(Lovis Corinth)、 凱特.珂勒維茨 (Kathe Kollwitz)、 愛德華‧蒙克(Edvard Munch)等藝術家都曾描繪過這座極富創意卻混亂動盪的城市。而後在1980年代東西德仍處於分裂狀態之時,西柏林則藉著一股肯定生命價值的藝術潮流-狂野青年(the Junge Wilde)再次受到國際重視。

 

A. 生產要素群聚

根據2008年德國文化經濟報告(Kulturwirtschaftsbericht)指出,有兩萬名藝術家居住在柏林,而其中六千名藝術家的作品在柏林的畫廊展出。來自柏林的藝術作品已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卡塞爾文獻展(Kassel Documenta)所展出的12件作品當中有一半是來自於柏林的作品。此外,有許多以柏林為主要居所或第二居所的藝術家,他們的作品也在2009年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展出,包括: 沃夫岡‧提爾曼斯(Wolfgang Tillmans)、 里安.基里克(Liam Gillick)、 楊海固( Haegue Yang )、 麥可.艾姆葛林(Michael Elmgreen)與因戈爾.德瑞葛斯特(Ingar Dragset)等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

 

B. 專業供應商的出現 - 商業畫廊和藝文零售業

柏林不只是國際藝術市場的熱絡區,且世界上沒有一個大城市像柏林的藝術地圈這般如此眾多而密集:目前將近有440間畫廊在柏林畫廊協會(The Galleries Association of Berlin)的名單上,此外,還有將近200間會定期舉辦展覽的非營利展館與開放型展覽空間。近二十年來,幾乎每週都有新的畫廊在柏林各地開幕,這些新興畫廊的崛起大部分來自於非商業的展覽空間或是暫時性的展覽平台。不僅如此,越來越多來自萊茵區、其他德國城市或是國外的畫廊紛紛在柏林開設據點,許多資深的藝廊所有人甚至將畫廊所有的商業活動都遷往首都柏林。目前共有六千名來自德國本地或國外藝術家的作品在超過五萬七千平方公尺(相當於六十一萬四千坪)的柏林畫廊空間展出。

 

C. 行之有年的畫廊中心-城中區

城中區(Mitte district)的畫廊仍位在長期以來的所在地,除了Eigen+Art畫廊一直以來都位在奧古斯特街上,1990年代起,有不少畫廊就設在Linienstraße街,包括 neugeriemschneider、Barbara Wien、 Esther Schipper以及以攝影作品為主的Kicken畫廊。位在菲利浦街上新畫廊(Galerie Neu)就在距Linienstraße街不遠之處。而近年來噴泉街與羅森塔勒廣場也成為城中區新興畫廊開設的熱門地點。由於租金高漲,此區的承租人變動相當頻繁,商店和餐館紛紛驅使畫廊搬往租金較低的地方,只剩少數畫廊仍然設在這裡,但仍有新的畫廊加入此區,例如:在2009年秋天開幕的401當代街頭藝術畫廊。

 

在商業畫廊的部分,根據官方營業稅的數據資料,柏林市中具繳稅義務[18]的藝文零售業和商業畫廊總計近407間,2010年度總營業額達到1億9千3百萬歐元,與去年相比成長了22.7%[19],並連帶創造出許多長期的工作機會,這部分若是以納入社會保險的正職從業人員數量來看,與2004年相較,柏林商業畫廊業的社會保險人數至2010年有了86.8%的驚人成長[20]。

 

萊布克極負盛名的畫廊 Eigen+Art 至今仍位在奧古斯特街上,不過自1990年代中期起,許多畫廊紛紛開始尋找新的合適地點。剛加入柏林藝術圈的畫廊常略過奧古斯特街區,而選擇沿著柏林圍牆的方向往南前進,在查理檢查哨(Checkpoint Charlie)附近建立新的藝術中心。在畫廊的高密度與激烈競爭下,促使了藝術家們選擇遠離畫廊的展覽與開幕式。漸漸地,在查理檢查哨附近展開了一股新的趨勢:私人藏家們開始進駐先前的畫廊舉辦展覽,例如:位在Zimmerstraße街的 Arndt & Partner畫廊已經轉為來自蘇黎士與香港的Burger Collection收藏展,而該畫廊則已遷移到漢堡車站後方的新址。整體而言,仍有許多區域是值得觀察的。有些畫廊嘗試開設在新的地區,便吸引了其他畫廊的加入,接著迅速發展成一個畫廊集散區。這些畫廊間存在著互利共生的關係,他們會共同印製畫廊傳單或目錄,甚至經常一同舉辦畫廊的開幕式。

 

 

D. 知識和技術的傳播 - 博物館、美術館與展覽

大多數的藝術家和藝術經紀人都是自柏林圍牆倒塌後才到柏林定居,當時這座沉睡已久的城市正在漸漸甦醒當中。許多改建的工廠建築逐漸成為國際間關注的藝術中心,位於奧古斯特街(Auguststraße)上的前奶油工廠就是最好的例子。在紐約當代美術館(MoMA)現任策展人畢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的帶領下,舊奶油工廠化身為柏林藝術工場當代藝術中心(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在1990年成立之初,該合作實驗平台就以當代藝術先驅之姿吸引了國際的目光。

 

不久之後,在藝術圈中最活躍且最有名的幾間畫廊開始進駐奧古斯特街68號街區。來自萊比錫的哲德‧哈瑞‧萊布克(Gerd Harry Lybke)是此區藝廊圈早期的夥伴與贊助者,為了幫知名的萊比錫藝術學院的畫家以及共同合作的許多藝術家在柏林舉辦藝術論壇,他特地從萊比錫遷移到柏林施潘道老城區(Spandauer Vorstadt district)。在博物館部分,靜態展覽的數量在02至10年間成長了25.6%,光是在2010年,柏林市內的135間博物館便在一年間舉辦了436場靜態展覽,總計吸引了11萬以上的參觀人次,穩居全德之冠。

 

進一步運用最小平方法(OLS),選擇「城市GDP」、與「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2個變數,進行線性迴歸分析。從線性迴歸分析得知,「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與「城市GDP」具顯著正相關。在其他條件不變下,「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增加1%,「城市GDP」則提升0.385% 之經濟效益。

 

 (2)間接性經濟效益:觀光、旅遊與餐飲加值性產業活動活絡

文化藝術產業的蓬勃發展,除了為國內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稅收以及經濟成長外,其連帶創造的附加價值更是不可限量,以柏林博物館和商業畫廊的觀眾資料統計為例,在每四個來訪的觀眾中,就有三個是由外地前來旅遊的觀光客;而博物館座落的街區或是商業畫廊群聚的街道,也往往伴隨著餐廳、咖啡館、書店、藝術機構、個性商店甚至是旅社的聚集,進而成為城市中最具活力的繁盛街區,正如同美國都市研究學者理查‧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提出的觀察[21],文化、藝術領域的多元和活力,絕對是促進城市經濟發展的重要動能之一。

進一步就「加值性產業活動」項目中,運用最小平方法(OLS),選擇「城市GDP」與「城市年度觀光產值」2個變數,進行線性迴歸分析。從線性迴歸分析得知,「城市年度觀光產值」與「城市GDP」具顯著正相關。在其他條件不變下,「城市年度觀光產值」增加1%,「城市GDP」則提升0.185%之經濟效益。

 

 

4. 「產業群聚效益」帶動產業藝術經濟力

進一步從總體環境(鉅觀層面)之產業群聚效益乃至於執行機構(柏林文化計畫有限公司)之營運效能 (微觀層面),解釋產業藝術經濟力帶來的直接與間接影響。在產業群聚效益的帶動下,視覺藝術產業在柏林發揮之藝術經濟力層面包括:

 

(1) 直接性經濟效益

  • 畫廊營業額對GDP的貢獻

在商業畫廊的部分,根據官方營業稅的數據資料,柏林市中具繳稅義務的藝文零售業和商業畫廊總計有407間,2010年度總營業額達到1億9千3百萬歐元,與去年相比成長了22.7%。

  • 總就業人口數

以納入社會保險的正職從業人員數量來看,與2004年相較,柏林商業畫廊業的社會保險人數至2010年有了86.8%的驚人成長,連帶創造出許多長期的工作機會。

  • 博物館成長率

統計2002-2010年柏林博物館數量從128間增加至135間,成長了5.5%。

  • 靜態展覽成長率

靜態展覽的數量在02至10年間從347檔增加至436檔,成長了25.6%,成長比例為德國之冠。

  • 參觀人次成長率

統計2002-2010年柏林博物館參訪人次,從02年的6萬7簽多人次到2010年締下11萬以上的參觀人次紀錄,為當年度全德之冠,成長率為63.8%。

  • 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對GDP的貢獻

採用最小平方法(OLS),選擇「城市GDP」與「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2個變數,進行迴歸分析。結果證實「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對於與「城市GDP」具正相關,且對於提升城市GDP上的影響效果顯著。

 

(2) 間接性經濟效益

  • 城市內年度觀光產值對GDP的貢獻

為了解產業藝術經濟力結構影響因素,採用總體經濟項目與產業群聚效益進行交叉分析,並就「加值性產業活動」項目中,運用最小平方法(OLS),選擇「城市GDP」、「城市年度觀光產值」、「城市內美術館年度門票收入」3個變數,進行線性迴歸分析。結果證實兩者對於與「城市GDP」具正相關,且對於提升城市GDP上的影響效果顯著,說明了視覺藝術產業鏈中,「產業核心活動」帶動「相關產業活動」後,不僅活絡「相關與支援產業」,連帶創造的附加價值更是不可限量,包括觀光、旅遊與餐飲業等,成為促進城市經濟發展的重要動能之ㄧ。

 

 

整體而言,自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後,大多數的藝術家和藝術經紀人逐漸選擇在柏林定居,身為德國首都的柏林,因相對低廉的生活消費,吸引大量的藝術創作者進駐,蓄積豐沛的創作能量,這股能量在相互激盪下呈現多元且活潑的藝術環境面貌。近二十年的累積後,形成專業供應商密集的藝術地圖,至今統計約 440間畫廊,多數聚集在城中區(Mitte district),另外還有200間定期舉辦展覽的非營利展館與開放型展覽空間,幾乎每週都有新的畫廊在柏林各地開幕。在博物館的部分,2002至2010年間柏林的博物館數量從128間增加到135間,成長了5.5%,與全國博物館成長數量相比,居全國之冠。靜態展覽的數量在02至10年間成長了25.6%,光是在2010年,柏林市內的135間博物館便在一年間舉辦了436場靜態展覽,總計吸引了11萬以上的參觀人次,穩居第一,這要高密度的活動力,也因此在2010年商業型畫廊總營業額1億9千3百萬歐元,連帶創造觀光、旅遊與餐飲業等附加價值。

 

 

 

[1] 原文依序為abc - Art Berlin Contemporary、Preview Berlin、Akademie der Künste、Berlinische Galerie、C/O Berlin、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Nationalgalerie、Verein der Freunde der Nationalgalerie、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 (n.b.k.)、Neue Gesellschaft für Bildende Kunst e.V. (NGBK).

 

[2] Berlin Art Week - About, Retrieved 2012 from Berlin Art Week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berlinartweek.de/en/about.html

 

[3] 原文依序為Musikwirtschaft, Buchmarkt, Kunstmarkt, Filmwirtschaft, Rundfunkwirtschaft, Markt für darstellende Künste, Designwirtschaft, Architekturmarkt, Pressemarkt, Werbemarkt, Software/Games-Industrie.

 

 

[4] Senate Department for Economics, Technology and Women's Issues Division Communication, Media, 2010

 

[5] Berlin University of the Arts, the Berlin-Weißensee College of Art, the Hanns Eisler College of Music, and the Ernst Busch School of Performing Arts

 

[6] Senate Department for Economics, Technology and Women's Issues Division Communication, Media, 2010, p75.

 

[7] The Governing Mayor of Berlin, Senate Chancellery – Cultural Affairs, 2011

 

[8] 按: the Senate Chancellery of Cultural Affairs

 

[9] Senate Department for Economics, Technology and Women's Issues Division Communication, Media, 2010, p77

 

[10] Senate Department for Economics, Technology and Women's Issues Division Communication, Media, 2010, p78

 

[11] Senate Department for Economics, Technology and Women's Issues Division Communication, Media, 2010, p69.

 

[12] Nicolai Hartvig, ARTINFO France, Kate Deimling (June 2 2011). Art Forum Berlin Is Kaput: The German Fair Dissolves Itself Rather Than Merge With Art Berlin Contemporary, Retrieved 2012 from BLOUIN ARTINFO website: http://www.artinfo.com/news/story/37805/art-forum-berlin-is-kaput-the-german-fair-dissolves-itself-rather-than-merge-with-art-berlin-contemporary

 

[13] Beteiligungen des Landes Berlin, Retrieved 2012 from Berlin.de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berlin.de/sen/finanzen/vermoegen/beteiligungen/index.html

 

[14] About us, Retrieved 2012 from Kulturprojekte Berlin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kulturprojekte-berlin.de/en/ueber-uns.html

 

[15] About us - Team, Retrieved 2012 from Kulturprojekte Berlin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kulturprojekte-berlin.de/en/ueber-uns/team.html

 

[16] Alexander Forbes, ARTINFO Germany (May 30 2012). "We Had to Start Something New": Art Fairs and Museums Unite for September's Inaugural Berlin Art Week, Retrieved 2012 from BLOUIN ARTINFO website: http://www.artinfo.com/news/story/806478/we-had-to-start-something-new-art-fairs-and-museums-unite-for-septembers-inaugural-berlin-art-week

 

[17] Berlin Art Week - Supporters - Sponsors, Retrieved 2012 from Berlin Art Week official website: http://www.berlinartweek.de/en/supporters.html

 

[18] 根據柏林市政府的規定,年營業額達17,500歐元以上的企業才需要繳交營業稅。

 

[19] 相較之下,柏林2010年度全州商業總營業額僅增加了7.9%。

 

[20]德國柏林投資銀行( Investitionsbank Berlin, IBB)在2012年7月時出版了一份名為「柏林最新報導 - 博物館及畫廊做為影響城市形象和經濟因素之涵義(Berlin aktuell - Die Bedeutung von Museen und Kunstgalerienals Image- und Wirtschaftsfaktor)」的研究報告,其中提到了多項柏林視覺藝術產業的發展數據。

 

[21] Florida, Richard (2002). 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 And How it’s transforming work, leisure, community and everyday life. New York: Perseus Book Group.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