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招募

105 臺北市松山區光復南路一號二樓之一

T:+886 2 2742-3968

INFO

© 2019 by Taipei Art Economy Research Centre

我們書寫歷史:「台灣畫廊產業史料庫-媒體座談會」 談藝術產業的背後推手-藝文記者

 

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主辦的「台灣畫廊產業史料庫-媒體座談會」於五月底圓滿落幕,是繼2017年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台灣畫廊史」座談會後,進一步「推廣」、「活化」史料庫的大型活動。自2017年啟動《台灣畫廊產業史料庫計畫》,系統性盤點各家畫廊藝術史料的過程中,發現相當大的比例來自於媒體記者所撰寫之新聞記錄,由此可見,媒體記者不僅是藝術推廣者,更是畫廊發展史的見證者,陪伴許多畫廊走過風光的歲月,在畫廊產業中扮演著舉足輕重之角色。

 

東之畫廊劉煥獻道出當年曾看陳長華的報導感動得掉淚,在那個年代,因為有藝文媒體記者們用豐富的文字描繪展覽活動場景,幫畫廊與大眾間搭起一座很好的宣傳的橋。愛力根畫廊李松峯則說,那個年代一切都是嶄新的,即便是張萬傳、楊三郎、李石樵、張義雄等畫家亦如是,三十年前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年代,主角就是藝術家,而從旁輔佐藝術家的兩個角色除畫廊外就是藝文記者,當時文字是最重要的傳播管道之一,展覽若能得到四大報的青睞,這個展覽就成功了。

座談會現場,發言人為劉煥獻先生。左至右為:宋雅姿、胡永芬、陳長華、劉煥獻、李敦朗、李松峯、張凱迪。 圖/呂琪攝。   

                                                                                      

 

 

藝文記者的熱情與使命

八○年代的藝術媒體有一個使命,就是一定要重現當時的畫家。陳長華表示,那種感覺是很熱情的,加上因為大家相當競爭,亦推使她抱有這麼大的熱情。而能夠與畫廊結合亦是因為他們爭取到很大的版面做想要的新聞,記者亦能夠掌握該版,主管也相信記者的判斷。

 

宋雅姿亦說道:「在中央日報做了十六年,最開心的就是我編了全版的藝術版。」宋雅姿後來開始寫雜誌專欄,當時每篇報導可以寫六、七千字,還給她八、九頁的彩色頁登作品,這麼大的篇幅很難得,因為一般大眾對藝術並不是很了解,這樣不僅能讓一般讀者藉此接觸到藝術,還能吸引讀者到畫廊看展。她亦表示,因為藝術家是很寂寞的,他們創作的時候需要很大的熱情,但創作的時候很孤獨,有時候看到畫展是悄悄地開幕、悄悄地落幕,對藝術家來講是很可惜的事情。能夠讓藝術家有露面的機會,對宋雅姿而言是編輯工作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我們這代人真的是很幸福,穿過了解嚴這樣的事情,沒有經歷過戒嚴時候的痛苦,但享受了解嚴之後、媒體解放之後這樣的工作機會以及言論自由。」胡永芬如是說。她說當時在跑的時候,那些前輩老畫家除了陳澄波、廖繼春已逝世外,大概所有的老畫家她幾乎都曾遇過、訪問過,對她而言,她僅比她下一代的記者早些幾年出來,但是她不僅經歷了自己這代,亦經歷過下一代所發生的事情。

 

身為阿波羅畫廊的第二代,張凱迪從小就跟在父親(張金星)身邊幫忙。她回憶起早期畫廊跟記者之間的一些互動,還有記者本身出自於使命感、熱情來報導藝術家、展覽,她覺得現在報社之間已經較少讓她有相同感覺,但專業藝術雜誌,如今藝術、藝術家雜誌、台灣藝聞等在他們每次展覽都會出現,因此再怎麼樣她也不會改變她對這些媒體記者們的尊重。她亦表示父親常說:「就像我們跟藝術家一樣、媒體記者跟藏家一樣都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座談會現場,發言人為陳長華女士(上)。座談會現場,發言人為胡永芬女士(下)。圖/呂琪攝

 

 

 

藝文記者甘苦談

憶起當年在報社工作,陳長華說由於版面仍有限,有時候一個禮拜會有數場展覽開幕,不是每篇寫的稿子都能上報,最後決定誰在主題版面的是主編,如果有別的更具重要性的新聞,他就會把原本的拿掉,由於不能保證見報,所以她每次都很怕見到畫廊老闆、很怕去畫廊。她認為做藝術記者很辛苦,因為很多藝評家批評記者都在寫表面話,不加入自己的觀點,但因為她自身寫散文習慣了,後來便能自行發揮。

 

而胡永芬則說道,進首都早報時,當時各方面資源都不如老報社老記者們,發生大新聞時只有她一家新報社菜鳥記者未被通知,同代的記者每人資歷大約都比她早三到五年,比我成熟許多,但那段時間對她而言卻是很重要的成長歷程。後來胡永芬去到中時晚報,向老闆學到許多,她表示很感激老闆給自己的訓練,因為老闆很兇,嚇得她每天沒有跑到獨家新聞不敢回家,但她後來也瞭解其實新聞是靜態的,只是有沒有把它問出來當成一個新聞而已,把它當成新聞處理的時候,它就會存在在那裏。

座談會嘉賓合影。圖/呂琪攝。

 

 

 

藝文記者數十年如一日的用筆與熱情,記錄下畫廊產業的點點滴滴,在那個藝術風氣還未如此普及的年代,透過雜誌專欄、新聞報導吸引大眾的目光,讓更多人看見台灣本土的畫廊與藝術家,站在鎂光燈外,為台灣畫廊產業的推廣盡心盡力,也與畫廊和藝術家建立起緊密的連結。時至今日,當初留下的感動文字,成為台灣畫廊產業史料庫中舉足輕重的紀錄,提供後人一窺當年盛況的機會。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