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招募

105 臺北市松山區光復南路一號二樓之一

T:+886 2 2742-3968

INFO

© 2019 by Taipei Art Economy Research Centre

本文收錄於【亞太藝術市場報告2016/17】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簡稱CSR) 型態繁多,以藝術為主題的案例在歐美並不少見,其中企業藝術購藏除了讓藝術品成為企業資產配置的選項,連帶為企業品牌形象建立,進而達到文化保護與傳承的使命,實踐企業社會責任中社區貢獻、文化教育推廣等面向。如何跳脫單純「藝術贊助」的模式,並朝著對企業所處社會與環境,發展最具正面影響力的企業社會責任活動模式,成為各企業參與藝術類型活動的目標。

 

另一個影響企業將藝術購藏或藝術贊助納入其企業社會責任重點計畫之中的關鍵是,企業須制定企業社會責任活動的「績效衡量指標」。美國國家級非營利之藝術領導單位美國藝術(Americans for the Arts)於2015年出版的《企業社會責任&藝術》(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 the Arts)研究報告中指出,絕大多數的企業認為,衡量企業投注於藝術後的金錢及社會影響價值極具挑戰性。更進一步說明,許多企業並非衡量「投資回報率」,而是尋求「社區回報」,如公司對藝術和文化的投資對社區建設、社會凝聚力、教育等的影響。藝術文化活動相較其他環境或教育活動的確難於短時間看到成效,故發展企業社會責任活動的績效衡量指標顯得更為重要。

 

 

企業社會責任架構下的企業藝術購藏

哈佛商學院研究員莉莎.蔡斯 (Lisa Chase)、社會企業顧問服務公司社會協會(Socient Associates)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總監索爾.卡里姆 (Sohel Karim)及哈佛商學院行銷學講座教授卡斯徒里.藍根 (Kasturi Rangan)的論述探究了企業參與藝文的動機、影響因素、合作模式,概分如下:

 

藝術慈善事業導向

此類的活動並非設計於營利用途或直接改善企業營運績效,而是以捐錢或捐設備給民間組織、參與社區活動或是支持員工擔任志工等方式進行。例如企業藝術購藏以支持藝術家性質為主,並協助藝術家舉辦展覽。

 

藝術改善企業營運效能

即在既有的商業模式中,藉由支援公司價值鏈之運作,增進社會或環境利益,經常能改善企業營運效能。例如開發藝術文創商品,以增加公司營收;深化企業與藝術之連結、打造企業品牌形象,以提升企業商譽;或是提供員工藝術品導覽課程及以藝術品妝點工作環境,減低員工工作壓力、增加員工工作效率等。

 

藝術改造企業商業模式

創造新的商業模式,特別是解決社會或環境挑戰。此類型必須藉由解決社會或環境挑戰,達到改善企業績效的目標。不可諱言地,從文藝復興至今,企業是藝術產業及重要的支柱之一,例如瑞銀集團(UBS)龐大的藝術藏品,不僅梳理了當代藝術史,於各地巡迴的藏品展也對藝術教育推廣及文化交流有極大的影響,以此為立基,藝術諮詢服務中心(Art Competence Center)的成立,將銀行本身定位為專業藝術顧問,提供高資產客戶藝術品投資、維護管理、藝術法律諮詢等服務,是企業進化改造商業模式的經典案例。

 

 

亞太區企業藝術購藏現況

綜觀亞太區企業藝術收藏現況,以日本最為盛行,佔了全部案例的36%,遙遙領先其他國家,接續為澳洲(19%)、中國(14%)、韓國(12%)。

 

 

 

 

除了企業收藏現況的地理分佈,其產業分佈亦是觀察企業藝術收藏現況的客觀因素之一。分析案例之企業產業別被概分為13個領域,其中以製造業最多,為全數的22%,其次為銀行業與飯店業,各佔了19%及12%,保險業、建築工程業、鐵路運輸業則各佔7%。

 

 

藏品的主要展示方式,有近80%的企業選擇對外做公開展示公司的藝術收藏,無論是展示在人來人往的公司大廳、與美術館合作展覽、成立私人美術館或將藏品捐贈予美術館;10%的企業則將藏品規畫為貴賓服務的一部份,僅有公司貴賓有機會欣賞;9%的企業則僅將藏品對員工展出。

 

值得一提的是,全部案例中,38%企業成立私人美術館,做為藏品的運用與展示方式之一,其中又以日本與韓國最為盛行。60%的日本企業成立私人美術館,另有27%企業捐贈藏品予美術館;80%韓國企業具備私人美術館,20%未成立私人美術館的企業,部分會選擇與國立博物館合作,例如韓國仁川國際機場公社,與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於仁川機場四樓打造韓國文化博物館,讓國內外遊客可以欣賞橫跨千年的韓國各式歷史文物與收藏。

 

 

藝術文化於企業社會責任中的角色

根據案例分析之數據顯示,57%的企業將藝術活動、贊助或藝術品購藏列為公司企業社會責任政策內,並與公司的核心經營理念契合。企業會於官方網站或是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中,明確指出藝術文化在公司企業社會責任策略中所扮演的角色,其中又以支持在地文化或藝術家為主要原因,佔了所有案例之56%。

 

多數企業對於藏品不再只有「藏」,而是進一步公開展示供大眾可以近距離欣賞。在日本與韓國,成立企業私人美術館似乎成為彰顯企業社會責任價值的方式之一。美術館具備的公眾教育功能,直接呼應了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中「優質教育」的提供,藝術不再只能由少數人鑑賞,藝術教育的普及及大眾化,促進社會進步、達到文化傳承的目標,更快且有效的幫助企業實踐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藝術購藏型態發展階段

企業藝術收藏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於美國開始盛行,並於1980至1990年代達到高峰[1]。 而各企業開始收藏藝術品,多起因於環境裝飾需求,藏品特色或類型也多反映了企業主的喜好。透過案例蒐集與分析,歸納出企業藝術購藏行為發展階段:


初期:環境裝飾

許多企業藏品被展示於公司內部,可能是員工的辦公室、也可能是人來人往的大廳。藝術品的展示被視為公司環境裝飾的一部份,它創造了令人愉悅的工作氣氛,也提升了公司的文化多元性。

 

進階:企業識別與形象建立

當企業的藏品更加豐富時,藏品往往不再只是環境的裝飾品或僅反映企業主的喜好,而是漸漸發展出公司收藏的脈絡,並呈現公司的核心價值與政策,不少企業也漸漸發展出與藝術藏品相關的業務項目,創造企業與眾不同之識別度。

 

永續:企業社會責任

隨著企業社會責任意識抬頭,企業藝術收藏漸漸發展為企業社會責任的一環。最常見與藝術相關的企業社會責任活動為藝術贊助、藝術獎項。然而企業藝術收藏的企業社會責任面向更廣,包含對藝術家的支持、藝術史的梳理、歷史文物保存與修復的責任、公眾藝術教育的推廣等。也因為企業藝術購藏行為的成熟,許多企業相關配套措施的發展漸趨完善,例如藝術品鑑定鑑價制度、私人美術館的成立等,成為支撐藝術產業與社會文化的一大助力。

 

 

多種型態兼具 發掘台灣藝術經濟力

成熟的企業藝術購藏行為,兼具環境裝飾、企業識別與形象建立、企業社會責任三種型態,不僅成功替企業打造獨一無二的品牌價值,也增加了對社會大眾的文化藝術正面影響力。依照目前亞太區企業藝術購藏現況,或許多數企業已達到環境裝飾、企業識別與形象建立與企業社會責任兼具,然而在企業社會責任之架構下,有多少企業可以「以自身的商業目的與價值觀一致」為前提,發展「藝術改造商業模式」之企業社會責任的活動仍有待觀察。

 

 

台灣現今對企業之規範與期待已逐漸與國際接軌,2017年四月,台灣經濟部公布《公司法》修法草案,首次將企業社會責任納入,並放在第一條條文,增訂為「公司經營業務,應遵守法令及倫理規範,得採行增進公共利益之行為,以善盡其社會責任。」。此條文雖為宣示性質,但代表了政府對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視,並讓企業有明確法源依據可遵循。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與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合作研究發現,台灣有許多企業將藝術購藏或藝術贊助納入其企業社會責任重點計畫之中,長期穩定的經營台灣的文化藝術。經本報告收錄之台灣企業訪談案例,發掘台灣藝術經濟力,並朝著企業與社會雙贏的階段邁進。

 

 

 

note:

Shirley Reiff Howarth, 2017. Corporate Art Collections: Current Trends and the Future. The Humanities Exchange.

Lisa Chase, Sohel Karim, Kasturi Rangan.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2015). <The Truth about CSR>. Retrieved September 6, 2017.

Please reload